啃文书库 > 都市最强废物 > 第107章 人情无价

第107章 人情无价

晁高耀紧张地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鞠躬询问:
  
  “请问您真的就是黄二爷吗?”
  
  毕竟刚才多有得罪,晁高耀生怕黄云鹤会在意,厌恶他们。
  
  倘若真被黄云鹤厌恶,那么今天前来求药的事情可就泡汤了。
  
  “爹,他怎么可能是黄二爷,您就别瞎猜了。我看他顶多是黄二爷的邻居,和黄二爷关系不错罢了。”
  
  晁有龙依旧有些不信,轻蔑地冷哼,说道。
  
  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头,怎么可能是黄云鹤黄大师?
  
  “闭嘴!”
  
  晁高耀勃然大怒,自己的儿子居然还敢对黄云鹤前辈无礼,真是自己平时给惯坏了。
  
  黄云鹤笑了笑,扭头看向晁高耀,道:
  
  “我说过了,我不是黄云鹤,只是他的邻居街坊。黄云鹤今天应该很晚才回来,你们要是求药的话,下次再说吧。”
  
  听到黄云鹤这么回答,晁高耀更加确定,面前的老者就是炼药大师黄二爷!
  
  现在黄云鹤这么说,应该是气话、反话,他生气了。
  
  晁高耀赶紧赔笑,恼怒是警告儿子后,向黄云鹤毕恭毕敬地行礼。
  
  “黄二爷,我……”
  
  “滚,别打扰我吃鸡。现在你们还可以自己走出去,否则别怪我送你们出去。大门没关,进来容易,出去也容易。”
  
  黄云鹤的语气突然阴冷,眼神犀利地斜视晁高耀。
  
  好言相劝不走,黄云鹤便怒言相向。
  
  晁高耀不寒而栗,本能地畏惧后退,惊慌失措。
  
  “是,黄二爷教训的是,我们这就出去。”
  
  不敢再在院内停留,晁高耀赶紧带着儿子、女儿、保镖退到四合院外,站在门墩旁边等候。
  
  晁高耀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次被轰出来,就再没进去的机会了。
  
  晁有龙眉头紧蹙,压低声音,道:
  
  “爸,你确定那人就是黄二爷?不可能吧,黄二爷怎么可能是个糟老头子?”
  
  这回的声音很低,晁有龙保证院内的人听不到。
  
  晁高耀勃然大怒,回首一巴掌扇在儿子的脸上,掌掴的声音非常清脆。
  
  “你这个混账!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机会有多么难得!都是因为你,我就不该带你来。惹怒了黄二爷,我生你简直就是个错误!”
  
  怒气冲冲地甩手,晁高耀气急败坏。
  
  这次他可是托关系还花了好几十万华夏币,才有机会前来拜访黄云鹤。
  
  每天前来拜访黄云鹤的人很多,他不见得谁都见,而且经常有人吃闭门羹,院门都进不去。今天黄云鹤之所以大开院门,就是在等他们前来,这是晁高耀托人找黄云鹤私下说好的事情。
  
  倘若刚才只是得罪了黄云鹤还好说,待会说几句好话也能糊弄过去,争取求他炼制一颗丹药。现在突然出现了其他人来求药,大好机会可就这么白白送人。
  
  被父亲掌掴,晁有龙怒火中烧,但不能对父亲发作。
  
  “有凤,咱们走吧。你这臭小子就在这待着,黄二爷今天不原谅你,你就在这给我跪着吧!”
  
  晁高耀气急败坏,越想越生气,带着女儿和保镖大步走向胡同外。
  
  晁有龙咬牙切齿,心中窝火。
  
  无缘无故被父亲劈头盖脸地训斥,晁有龙的心情非常不好。站在门口暗暗琢磨,晁有龙也怒火中烧,将今天的问题全部归咎在周虚身上。
  
  倘若没有这个地位卑贱的穷人突然出现,即便自己没认出黄二爷的身份,问题也不会太大。现在周虚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直接让黄二爷有了理由轰走他们,晁有龙下意识地将问题归咎在周虚身上。
  
  院内,黄云鹤轻咳两声,对着偏房喊道:
  
  “小樱小虎,去把大门锁上。有贵客上门,今天就不再见客了。”
  
  两个十七岁左右的青年男女从偏房内走出来,很听话地去关大门。
  
  周虚微微眯眼,吃完鸡腿之后,拿出纸巾擦手。
  
  “怎么样,这荷叶鸡的味道不错吧?老刘头的荷叶鸡是三十多年的老手艺,只可惜他儿子不愿意继承这份手艺,以后可就要失传了。味道还是那个味,不错。”
  
  抿着嘴,黄云鹤拿起小瓶酸梅汤,露出满意的笑容。
  
  打量黄云鹤,周虚暗自思索,感觉黄云鹤这气质打扮的确不像是一代炼药大师。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穿得太寒酸,不像是那些修真者口中所说的炼药师黄二爷,对吧?衣服能穿就行,何必在意这些。还有,你是青州人士,来自齐鲁之地,刚到燕京不久吧?”
  
  黄云鹤擦干净手上和嘴角的油渍,询问周虚。
  
  点头回答,周虚说道:
  
  “我是蓬莱人,昨天刚到燕京,今天过来是为了还一个朋友的人情,向您请一颗美颜丹。”
  
  “美颜丹……我想起来那个小姑娘了,挺活泼可爱,但她不合我的性格。后来也想刚才那些人一样,被我轰出去了。”
  
  黄云鹤记忆力很好,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来拜访自己的孔梓萱。
  
  周虚点头。
  
  既然瞒不过黄云鹤,倒不如实话实说。
  
  “我欠那小姑娘一千万华夏币,还欠她一份人情。一颗美颜丹换钱、还人情,这是理。”
  
  听到周虚的话,黄云鹤轻挑眉毛,对他更有兴趣。
  
  黄云鹤的女弟子却不高兴了,走到周虚身边,微怒:
  
  “放肆!”
  
  “我师父可是在燕京出名的炼药师,别人找他求药都是重金难得。你居然把我师父的丹药当做还人情和还钱的工具,太无礼了!”
  
  被这个女生如此训斥,周虚淡然摇头,不以为然。
  
  对于周虚而言,黄云鹤的炼药技术如何,都无所谓。自己来找黄云鹤,就是为了还人情。事情就是如此,周虚并不认为有何不妥。
  
  黄云鹤轻咳,“小樱,不得对客人无礼。”
  
  听到师父的提醒,女生低下头,但还是不满地扫视周虚。
  
  “小伙子,但凡来找我炼制丹药的人,那丹药的最低价格也得上亿。这美颜丹也是如此,价值八千万华夏币,可不是小数。”
  
  “美颜丹只对十八岁以前的姑娘有用,服用之后可在十八岁以后一直保持这个年龄的容貌、身材,效用可达三十年到五十年不等。”
  
  “如此珍贵的丹药,价格自然不低。你说自己欠那姑娘一千万华夏币,但却要八倍、十倍偿还于她,不觉得吃亏吗?”
  
  黄云鹤疑惑地询问。
  
  周虚轻笑,站起身,双手叉腰望天。
  
  “这欠的钱有多少并非重点,人情才最重要。别说这丹药价值和我欠的钱之间相差好几千万,就算是相差好几个亿华夏币,又能如何?我周虚的人情,莫非还不值这几个亿吗?”
  
  爽朗大笑,周虚完全没有克制轻松的心情。
  
  “切!狂妄!”女弟子小樱低声嘟囔。
  
  黄云鹤暗暗惊讶,自己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热血高涨的青年了。
  
  虽然周虚看上去有些狂妄自大,但却傲气十足,令人欣赏。
  
  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冲劲!
  
  “美颜丹好说,我待会就给你去拿,我这里存了不少。不过我这老头子就是话多,好奇心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来燕京的目的?以你的天赋修为,在蓬莱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吧。到了帝都,想要出人头地,可就难如登天了。”
  
  黄云鹤又问了一句。
  
  很难见到周虚这样的年轻人,修真界缺少向他这样三观端正还意气风发的少年。
  
  周虚皱眉,思考片刻之后,回答道:
  
  “来燕京,是为了去一趟北郊的灵峰山。”
  
  “哦……原来你是秦门的内定弟子。”黄云鹤恍然大悟。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见识,自然知道灵峰山上住着什么人。
  
  周虚这个年纪,还不是燕京本地人士,前往灵峰山就只有一个可能——参拜秦门前任掌门!
  
  秦门的规矩,黄云鹤也算了解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