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是半妖 > 第八百六十八章:恶咒

第八百六十八章:恶咒

        在陵天苏的眼神示警之下,隐司倾早有预防,如何能够让它得逞。
          嗡嗡几颤之下,那根光羽挣扎颤休不定,被她用两根纤长手指轻轻夹住。
          隐司倾冷哼一声,随手将那根不知从何而来的光羽以气劲震散成碎裂光影。
          整个苏云阁的女弟子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这回,陵天苏终于不再咬着肚兜,呜呜两声,松开牙齿用脑袋将那肚兜往她手心里蹭了蹭,示意自己不需要。
          隐司倾低头打量许久,端详着它脖颈之间被裴青云勒出的道道深红痕迹。
          “这……隐师姐,方才那赤红色的羽毛是什么?”
      裴青云惊奇不已,隐隐地意识到事情或许并非就是小狐盗取衣物这么简单了。
          隐司倾视线并未从陵天苏身上移开,指尖轻抚它脖颈处的伤痕,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她语气淡淡,嗓音如玉:“苏云阁与离瑶峰之间距离颇远,这只狐狸消失这么长时间你会不知?”
          裴青云心中微凛,还以为是狐狸擅闯离瑶峰地界而引起师姐不满。
      随忙道:“是是是,此事是师妹我看管不当,怪只怪这狐狸太过贪吃滑头,平日里它都是去厨房偷偷鸡腿什么的。
      我也是在没想到今日趁我晨练不备居然如此放肆,师姐大可放心,我日后定然严加看管,将它关在地下院中圈养起来,定不会给凤陨宫惹下祸事来的。”
          “圈养?”隐司倾秀眉微冷,面容冷淡:“他并非谁的灵宠。”
          说这话时,就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自己的指尖正在无意识的搔挠着陵天苏的下巴,而陵天苏亦是一副享受模样,小爪在她怀中乱蹬。
      这模样与逗弄灵宠别无二致。
          隐司倾刚自雪泉中沐浴来此,此刻肚兜还在他脑袋上挂着,如今仅隔着一层织梢衣衫胡乱蹬着,难免会蹭起几分暧昧。
          白玉似的面庞在初阳暖照之下,不禁染上几许淡淡红晕,面上神情倒是没有多大变化。
          裴青云心中狐疑,心道不是师姐您叫我好生将这只狐狸养着的吗?
          怎么听您这意思是不打算当宠物来养,莫不是当个爹来养着?
          隐司倾将她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垂眸沉默了片刻,很快便将陵天苏重新送回她的手里。
      “十三主峰,皆有万古剑阵护山,这只狐狸灵智不全,若是放任不管,怕是会被其中古剑阵所伤。”
          嗯……既不能像灵宠一般关在地下院里,又不能放任其到处乱跑,以免受伤?
          难不成要时时刻刻将这小家伙带在身边?
          裴青云没敢问,恭敬接过陵天苏后,便目送这位隐师姐离开。
          看着她踏云离去的背影她陷入深深沉思。
          平日了像她这样的内门弟子得缘见到宫主亦或是长老亲传弟子,都是如见传说中见首不见尾的神龙一般。
          可自打捡了这只小狐,她可是在一个月里接连见着这位师姐两面了。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裴师姐,你说这位隐小师姐今日到底是来我们苏云阁做什么的?”
      这会儿倒是有人小步慢蹭地又蹭了过来,看着苍穹之上飘然远离的白衣谪仙背影啧啧称奇。
          裴青云好没气地白了一眼这群没义气的姐妹们:“还能来做什么的,当然是来找回自己遗失之物的啊?!”
          那名师妹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她怀里的狐狸:“可是隐小师姐也没有拿走她的东西啊?”
          低头望去,果见怀中小狐脑袋瓜子上顶着素色肚兜,一脸无辜。
          裴青云:“……”
          ……
          ……
          远山有新雪,九齐山火殿炎光耀耀。
          隐司倾前一刻刚落至离瑶峰,下一刻身后空间玄光微闪,裂开十道火莲,一名面貌莫约三十上下的女子面容凤仪威严,踏碎空间而来。
          隐司倾当即转身行礼:“见过师尊。”
          凤陨宫宫主目光沉凝而关切:“方才我感受到一股极为不寻常的力量波动,气息极为狂暴炎乱,似乎是冲着倾儿你来的?”
          隐司倾眼中闪烁这细碎光华,微微欠身颔首道:“是徒儿不查,一时受了算计,不过所幸发现及时,隐患已除。”
          对于陵天苏化狐归山一时,她却是止口不提。
          凤陨宫宫主眉间紧锁,不怒自威:“胆敢算计我凤陨宫亲传弟子且能够让倾儿你都无从察觉带入山门之中的……你可知晓此人会是谁?”
          隐司倾眼帘低垂,睫羽恰好遮住她狭长漆黑的双眸,让她本就冰冷的气质更显淡漠。
         “弟子不知,但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在整个灵界里……屈指可数。”
          纤长的睫毛簌簌而动,她掀起眼帘,看着自己的师尊,面上不带任何被人算计的惊慌与忧虑。
      她平静说道:“隐世宫宫主……武寒醒,便是这屈指可数之一。”
          凤陨宫宫主低眸不语。
          隐司倾又道:“是偏法秘术,伤魂炎羽咒。”
          凤陨宫宫主眼眸登时大睁,杏目之中蕴含着滔天巨怒,她胸膛剧烈起伏,几个深深剧烈呼吸才强行压下心中翻涌的怒火。
          伤魂炎羽咒,是一道恶咒,咒性不强,且自上古时期便已经遗传,罕有人去修行此术。
          此术杀伤力无法对通元境强者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隐司倾不同,她的体质出现了极大的问题。
          她是极为罕见的沧阴之体,体质属寒,却长期生长于火性阳亢旺盛之地,修行炎阳圣灵功法,体质严重相冲,修行一路来极为艰辛险阻。
      她必须维持体内阴阳两盛平衡,若是阳炎过盛,怕是会被炎毒噬体,万劫不复。
          而这道伤魂炎羽咒,一旦中招,必定毙命!
          有人如此处心积虑的害她爱徒,她怎能不怒!
          本就关系僵裂的两大势力,凤陨宫一忍再忍,若此时真是隐世为之,她不介意怒杀千里而血洗一番。
           隐司倾沉吟片刻后,轻声道:“弟子的意思是隐世宫近日以来行事作风极为乖僻古怪,看似与凤陨交好,可私下却屡屡挑衅暗自重伤凤陨弟子的事例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虽说此番恶咒是为隐世所为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能妄下定论。”
          凤陨宫宫主点了点头,沉思道:“不错,今日以来隐世宫等等所作所为的确透着一股子古怪,武寒醒此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若无涉及生死利益之大事,他绝不会轻易开罪比自己强大之人,可如今看来,却是隐隐有着与我凤陨为敌开战之势,实在不像他的作风。”
          隐司倾道:“这次弟子出行,除了在岷归雪山接触隐世宫一行弟子之外,便再无过多的接触,弟子认为,光凭隐世宫那一行外门弟子,是不足以对弟子成功降下恶咒。”
          凤陨宫宫主皱眉道:“既然倾儿你从未接触过隐世宫高层,那这伤魂炎羽咒究竟会是何人所为?”
          有究竟是何人,有如此能力。
          要知晓,在最接近神域之界的灵界,通元境也并非遍地皆可见,唯有那些超强宗门内,才罕有存在。
          隐司倾目光平静道:“不论此人是谁,师尊,弟子想说的是,隐世宫接下来……必有所大的动作,而且他们既然这般有恃无恐,或许我们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有一个隐世宫。”
          凤陨宫宫主美眸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倾儿所忧之事,为师又如何不知,前几日岷归雪山一战为师亦是有所耳闻。
      哼,想我堂堂凤陨内门弟子对战一群实力不过凝魂的外门弟子,竟然败得毫无还手之力,就连象征身份的凤剑都折损在这一战之中,败得屈辱而归。这隐世……当真是起了不得了的手段。”
          隐司倾沉默不语,但也知晓,近日门中弟子历练归来,在那隐世宫手中,像裴青云这般惨败吃尽苦头的弟子比比皆是。
          内门弟子败于外门弟子。
          安魄之境败于凝魂之境。
          亦或是通元之境对战安魄巅峰竟然战得一场平局。
          像这样的耻辱战绩,在短短时间里,正是一记又一记的打在了凤陨之名上。
          千古以来,凤陨避世不争,可凤陨之名流芳百世,早已成为灵界不容撼动的传说。
          可今日起来,这座存活在灵界修行者们心中的大山,却是连连松动,有着崩塌之象。
          “嘭!!!”
          一道闪耀的火光烟花在九齐山上的天空中炸裂开来,五光十色,其光普照群山。
          凤陨宫宫主面色微冷:“看来是有‘客’而至。”
          隐司倾微微欠身道:“那弟子便虽师尊会一会这位‘尊客’。”
          凤陨宫宫主那张高贵典雅的面容在炸裂火光之中冷如冰雕,杏目微寒道:“本座倒要看看,谁敢欺我凤陨!”
          离火大殿,灯火通明,高阶之上凰座威仪,高座两侧的金色柱子雕着两只鎏金凤凰。
      分明是雕刻死物,可那一双威仪凤眸却隐含令人心悸的肃穆压迫,当一众外来不速之客踏足殿内,金石打造而成的凤眸顿时闪烁这赤流火芒,将整座大殿映得满是灿灿金光。
          凤陨宫宫主枫瑟身着一身流金华裙加身,暗纹云袖,一头深青色的秀发被金色凤凰冠冕拢于脑后,更显清容华贵。
          隐司倾安静立于师尊凰座旁,睫羽安静低垂。
          枫瑟杏目隐隐含威,眸光平静地凝视来者,果不出意外是隐世宫来人。